©吱吱吱辛vvv | Powered by LOFTER

【多cp】心脏信号 10

毕侃 杰芙 长得俊 ooc

在“信号小屋”同居一个月的6个陌生年轻人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Episode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Bgm戳这里

 

 

*信号小屋规则:

 

1.每天结束一天的工作后晚上回到信号小屋就寝。

2.每晚决定两人一起做饭。

3.第一天不可以公开年龄和职业。

4.每晚只可以匿名给一位感兴趣的对象发送短信。

5.入住期间不可以分享自己的联系方式。

6.可以无限地暧昧,只能在最后一天告白。

 

 

 

Episode 10 “冬季旅行1”

 

 

1

 

“信号小屋”/星期三/09:00PM

 

眼看着“信号小屋”的入住时间只剩下最后一个礼拜了,而这最后一个周末将如何度过也是令所有入住者们苦恼的事情。

 

此时六位入住者整整齐齐地围在餐桌前,餐桌正中央放着一张卡片:

 

“约会指南:

最后的冬季旅行,请各位入住者开始准备吧!”

 

还是陆定昊打破了沉默:“大家都想去哪玩?”

 

“泰国?”李希侃首先搭了话。

 

“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咖喱肉骨茶印尼九层塔?”陆定昊下意识地接了下去,然后得到了李希侃的一拐。

 

“我也好想出国啊。”尤长靖一脸憧憬地说。

 

“浪...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这次接话的还是陆定昊。

 

“你是什么土味曲库吗?”李希侃无语地看着陆定昊。

 

陆定昊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林彦俊抢了话:“两天一夜的时间你们现实一点好吧。”

 

“那这样好了,我们每个人说一个想去的地方,然后转酒瓶决定吧。”陆定昊一拍桌子说。

 

“泰国!”

 

“马来西亚!”

 

李希侃和尤长靖同时举手,说完两人对视一眼,李希侃说:“要不,东南亚?”

 

“反正不会转到你们。”陆定昊翻了个白眼说,“我想去泡温泉。”

 

“爬山看日出。”林彦俊说。

 

“不是吧,那要几点起啊?”听到这李希侃已经一脸愁容。

 

“其实最简单的露营就可以。”毕雯珺说。

 

“我觉得,去我家就行......”董又霖小声说。

 

众人听了董又霖的话齐刷刷地看向他,眼神中夹杂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最后还是陆定昊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俯身在董又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董又霖听完耳朵有点红,改口说:“那就去海边吧,有冬季沙滩音乐节。”

 

“ok!现在我要开始转瓶子喽,你们都坐好。”陆定昊说完手伸到啤酒瓶上环顾了一圈,看到李希侃和尤长靖亮晶晶充满期待的眼睛有点无语:他们真心觉得两天一夜的时间能去东南亚转一圈么?

 

酒瓶子骨碌骨碌地转了起来,6双眼睛也跟随着它一起转动。大概10秒钟后,酒瓶渐渐停在了毕雯珺和董又霖中间的位置。

 

“都不要动!”陆定昊突然跳起来大喊一声,把所有人吓得一哆嗦,还以为是什么劫匪抢劫现场。陆定昊补充道:“肉眼无法判断是谁赢了,我去拿尺子!”

 

拿来了尺子左量右量,好像也量不出个所以然来,陆定昊为难地说:“现在怎么办?”

 

“呃......”被迫呆在原地不动的董又霖突然开口,“那个沙滩音乐节旁边就有露营地。”

 

“那你怎么不早说!”陆定昊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把尺子扔到一边,“那就这么决定了,这个周末,露营加沙滩音乐节。散会!”

 

“你好像居委会大妈哦。”李希侃看着陆定昊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调侃。

 

“你再说一遍!”陆定昊气得直叉腰,活脱脱一个做好掐架准备的中年妇女样子。

 

李希侃看了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从沙发上跳起来躲避陆定昊的攻击。

 

“信号小屋”的夜晚又在追逐打闹中过去了。

 

 

2

 

“信号小屋”/星期五/08:00PM

 

“这一件,还有这一件,哪个好看?”陆定昊左右手各举着一件白色卫衣问。

 

“有什么区别吗?”尤长靖一脸不解。

 

“当然有啊,这件明显就有点oversize的感觉啊,这个的话,你看袖口设计的细节。怎么会看不出区别?”陆定昊一边解释一边把两件衣服都扔进行李箱里:“算了,问你也是白问。”

 

但还没一会儿,他又拿着两条颜色鲜艳的短裤问:“这两条沙滩裤,哪个好看?”

 

“大哥,你搞清楚一点,现在是冬天。”李希侃看不下去了,“而且你也不是去参加什么秀的。”

 

陆定昊撇了撇嘴,认命地把沙滩裤放回了柜子里,问:“明天是我们第一次家族旅行,你们一点都不兴奋的吗?”

 

“明天要早起,好麻烦。”李希侃此时正趴在床上打游戏,“而且谁是你家族了?”

 

“兴奋啊,没想到这么快又有吃海鲜的机会了!”尤长靖倒是积极回应了陆定昊。

 

陆定昊愤愤地一脚踹在李希侃的屁股上,吼:“行李收拾了吗就玩游戏?”

 

“明早再收吧。”李希侃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

 

“开什么玩笑!你起都起不来,怎么收拾行李?”陆定昊一副老妈子的模样,不肯放过李希侃。

 

“老毕!”李希侃突然冲门外大喊。

 

“怎么了?”大概3秒后毕雯珺出现在了李希侃床边。

 

“帮我收拾行李。”李希侃懒懒地说,“旅行包在柜子里,衣服随便拿几件。别的什么就用你的好了。”

 

“好。”毕雯珺点头答应,然后转身在柜子里翻找旅行包。

 

陆定昊和尤长靖看得瞠目结舌:原来男朋友还能这样使用,长见识了。但两个人没想到会真正令他们恶寒的事情还在后面。

 

“这件搭这个裤子行吗?”

 

“颜色不喜欢,换一件上衣。”

 

“那带这双袜子?”

 

“我要那双叶子图案的。”

 

看着毕雯珺耐心地一件一件衣服拿出来问李希侃的意见,而李希侃只需要趴在床上抬抬眼皮动动嘴皮子就收拾好了行李,陆定昊和尤长靖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没天理了。

 

“真的懒死你算了。”毕雯珺走后陆定昊没好气地说。

 

“嘻嘻嘻。”李希侃则只是满不在乎地笑。

 

 

3

 

星期六/09:00AM

 

“天气好好啊!”时隔好久陆定昊终于又坐在了玛莎拉蒂的副驾驶上,“如果是夏天就更好了。”

 

“那,夏天也要一起。”董又霖一边开车一边说。

 

“嗯。”陆定昊轻声答应,心想:不仅夏天要一起,春天,秋天,下一个冬天,还有今后的每一个四季,都要一起啊。

 

“从信号小屋搬出去后,有什么安排?”董又霖突然问。

 

“能有什么安排?像之前一样跟小尤租房子住呗。”陆定昊想也没想就回答。

 

“可是我听林彦俊说尤长靖已经答应搬去和他一起住了。”董又霖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陆定昊瞪大了眼睛,心里辱骂尤长靖不够意思,没有人一起合租的话他大概要住到18环外了。

 

董又霖瞥了瞥陆定昊生气的样子,好笑地说:“要不你搬来我家吧。”

 

“谁要住你家啊!”陆定昊想到董又霖之前提议过的冬季旅行去他家玩,突然产生了想和董又霖赌气的心理,“我以后一定会买到你家隔壁,你等着!”

 

此时此刻路虎揽胜上坐着另外四个人。毕雯珺开车,李希侃在副驾驶睡得正香,而林彦俊和尤长靖则坐在后座。

 

“我听董又霖说陆定昊已经答应搬进他的大房子了。”林彦俊一边给尤长靖递零食一边说。

 

“这样哦。”尤长靖听了倒没有太吃惊,他觉得像陆定昊那样掉进钱眼子里的人做出这种决定一点都不奇怪。

 

而一边的林彦俊发现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继续不懈地问:“所以你有什么打算?”

 

“欸?我吗?”尤长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一直是跟陆定昊合租的,“还没想过......”

 

林彦俊笑了笑,说:“正好我家在招租客,要不要考虑一下?”

 

尤长靖听到这话眼睛亮了一下。

 

“反正怎么都要租出去,还是租给熟人比较方便。价格也好商量。”林彦俊继续说。

 

“我住了!”尤长靖没有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4

 

海景别墅/星期六/10:30AM

 

“天哪这里也太好了吧,还有泳池!”李希侃一下车就兴奋地奔向海景别墅。

 

“现在是冬天欸,有泳池也没有办法下水。”陆定昊跟在李希侃身后泼冷水。

 

“不过,说好的露营呢?”尤长靖左右张望,觉得这个别墅跟他想象中的露营差的有一点远。

 

“哦。后来考虑了一下,冬天露营还是太冷了。”陆定昊解释说,“不过我们带了帐篷,这个别墅也够大。如果你一定要露营的话,把帐篷搭在客厅就好了。”

 

“......”尤长靖沉默了三秒,问:“搭在院子里不行吗?”

 

陆定昊翻了个白眼,有点不耐烦地说:“你想搭在屋顶的露台上也没有人管你。”

 

没有想到陆定昊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倒是被另一个人当真了。

 

“真的能搭在屋顶吗?那不是可以看着星星睡觉了!”李希侃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脸兴奋,说完就拉着毕雯珺要去搭帐篷。

 

陆定昊的脸上写满了不理解,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暖烘烘3米宽的席梦思大床不睡,非要吹着冷风睡帐篷。他摇了摇头,任那些人上下折腾,自己舒舒服服地往沙发上一坐打开电视嗑瓜子。

 

没一会儿突然眼前一黑,有人挡住了电视,陆定昊有点生气地抬头,看见了董又霖。

 

“带你去兜风?”对方问,语气中却没什么商量的余地。然后没等陆定昊反对董又霖就关了电视拉上人就走。

 

“喂喂喂外面好冷的!”陆定昊一边抱怨一边不情愿地坐上了玛莎拉蒂。

 

董又霖挑了挑眉毛,反驳道:“哪有人出来玩就宅在家里看电视的?”

 

车子没一会儿就开到了海边。看到大海在自己眼前的一刹那陆定昊就忘记了出门前的百般不乐意,拉着董又霖一气跑到海边,淘气地想把对方往海里推。

 

董又霖一边躲避陆定昊的攻击,一边装模作样地反击,这么冷的天气他当然不忍心把陆定昊真的推下海。但两个人这么一折腾还是被冰凉的海水打湿了裤脚和鞋子。

 

感受到了海水的冰凉,陆定昊大喊着休战,便筋疲力尽地一屁股坐在沙滩上。

 

“还是得夏天来啊。”陆定昊看着眼前的大海,再次感慨说。

 

“嗯。”董又霖一边附和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顶黄色的毛线帽,趁陆定昊不注意戴在了对方的头上。

 

陆定昊吓了一跳,就要伸手摘下来,手却在半空中被董又霖抓住了。

 

“别摘,很好看。”说着董又霖递上了他的手机让陆定昊当镜子用。

 

陆定昊接过手机打开自拍功能,这次的毛线帽是最普通的款式,没有夸装的毛线球,但董又霖没有说谎,他戴着确实很好看。

 

陆定昊扬起嘴角,对着手机熟练地摆出几个招牌动作,按下快门键。几下子拍了好几张精致的自拍,拍完好像还不太满意,陆定昊又重新举起手机。只是这次按下快门的一瞬间一旁本来乖乖看着的董又霖突然凑了上来,在他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陆定昊吃了一惊,看了看手机里拍好的照片,这个吻和自己傻乎乎的表情一起被定格在了相册里。

 

“你干嘛啊!”陆定昊佯装生气轻轻锤了董又霖一下,说,“这拍的什么鬼东西?”

 

话音刚落,陆定昊趁董又霖不注意也撅起小嘴往对方脸颊上亲,手上也同时按下快门键。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董又霖会在这个时候转头,这个吻也歪打正着地落在了对方的嘴唇上。

 

陆定昊吓得赶紧退了开来,他没想到这种烂俗偶像剧的情景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一时间整个人都出了神。

 

没想到董又霖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伸手拿过陆定昊手里的手机,查看刚刚拍好的照片。

 

陆定昊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想要抢手机,却还是晚了一步。

 

“照片我已经发到朋友圈并且换成微信头像了。”董又霖毫无反抗地交出了手机。

 

“你!”陆定昊看着照片气得有点发抖,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竟然都不p一下连个滤镜也不加就直接发出去了!!”

 

这回换作董又霖懵了,原来生气的原因是这个吗?

 

 

5

 

海景别墅/星期六/11:00AM

 

“希侃,你确定你要在这里搭帐篷?”毕雯珺此时拿着好几根帐篷的支撑棍看着在地上铺防水布的李希侃。

 

“是啊!”李希侃一边干活一边说,“你不觉得看着星星睡觉超级浪漫吗?以后我有钱了,就买一个顶层带露台的房子,然后把露台用玻璃封起来,这样每天都能在星空下入睡。”

 

毕雯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专心帮李希侃搭帐篷。

 

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忙活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大功告成。李希侃兴奋地钻入钻出,也不顾身上还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几乎把好不容易才搭好的帐篷撞翻。

 

毕雯珺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小孩子似的李希侃,时不时伸手扶一下歪掉的帐篷。

 

“希侃!下来吃饭了!”这时尤长靖的大嗓门从楼下传来。

 

下楼才发现,尤长靖和林彦俊在屋顶两个人折腾帐篷的时候已经在院子里准备好了烧烤party。

 

“也不知道陆定昊和董又霖跑哪去了,实在等不到他们了,我们先吃吧。”尤长靖说着已经拿起了刚刚烤好的肉串率先开动了。

 

李希侃看到烤牛肉口水也要留下来,才发觉自己做了这么久体力活早就饿得不行。

 

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陆定昊和董又霖才回来。陆定昊的脸红扑扑的,头上还多了一顶黄色的毛线帽。

 

“你脸怎么这么红?”李希侃奇怪地问。

 

“海风吹的!”陆定昊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房间里走。

 

“他怎么了?”李希侃不解地转头问后面进来的董又霖。

 

“应该就是海风吹的。”董又霖笑得高深莫测。

 

李希侃还想追问,却被毕雯珺喂了一块苹果,被迫把问题咽进了肚子里。

 

 

6

 

沙滩音乐节/星期六/03:00PM

 

距离沙滩音乐节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这时候海边已经聚集了一些人群。虽然是冬天,大家依然兴致很高,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

 

李希侃他们6个人此时也夹杂在人群中。由于是临时决定的旅行,音乐节演出的艺人他们都没来得及好好了解,仅仅靠着手里的一份表演名单临时抱佛脚。

 

“这些乐队,有你喜欢的吗?”李希侃小声问身边的毕雯珺。

 

毕雯珺皱了皱眉头,把名单看了又看,还是摇了摇头。

 

“都没有我认识的。”李希侃也撇了撇嘴说,“要不我们溜吧?”

 

毕雯珺这次点了点头答应了。

 

李希侃拉了拉另一边陆定昊的袖子,趴在对方耳边说:“我和老毕有事,先溜了。你们好好玩。”说完也不等陆定昊有所反应,就拉着毕雯珺穿过人群跑没影了。

 

陆定昊有点无语:早说不来还给他们买票做什么?

 

而另一边尤长靖的画风比起音乐节,倒更像是美食节。这种开在海边的音乐节的唯一好处就是,海鲜随便吃。尤长靖正愁着上一次去海边海鲜没吃够,机会就再次送上了门。

 

音乐节还没开始,他就拉着林彦俊先把所有的美食摊位都踩了一遍点,心中默默安排好了晚上觅食的顺序。

 

这一切做完表演也差不多要开始了,尤长靖和林彦俊重新摸回陆定昊和董又霖身边。

 

“咦?希侃和雯珺去哪了?”尤长靖这才发现有两个人不见了。

 

“有事溜了。”陆定昊简单地解释。

 

尤长靖还想说什么,声音就被淹没在了突如其来的摇滚音浪里。他的脑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来之前怎么没人告诉他这是个摇滚音乐节?

 

 

 

TBC

 

 

 

 

没有去温泉的原因是,开不动车。

没有分开旅行的原因是,我太懒了。没准以后补上吧。

 

有一种要烂尾的预感天哪我对不起大家啊,是真的没有想要这篇文要搞这么多花样约会啊啊啊啊啊。脑瓜子疼。

 

话说今天真的染了7个小时头发,耽误了更新,不好意思。小哥哥都说没有染过这么久,手动再见......

 


评论(10)
热度(232)

下辈子一定能男团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