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吱辛vvv | Powered by LOFTER

【多cp】心脏信号 3

毕侃 杰芙 长得俊 ooc

在“信号小屋”同居一个月的6个陌生年轻人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点击收获1000+林彦俊x脏脏包。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小面包。

 

Episode 1    2    4    5    6    7    8    9    10    11    12

 

Bgm戳这里

 

 

*信号小屋规则:

 

1.每天结束一天的工作后晚上回到信号小屋就寝。

2.每晚决定两人一起做饭。

3.第一天不可以公开年龄和职业。

4.每晚只可以匿名给一位感兴趣的对象发送短信。

5.入住期间不可以分享自己的联系方式。

6.可以无限地暧昧,只能在最后一天告白。

 

 

 

Episode 3 “圣诞节 D-2”

 

 

1

 

“信号小屋”的第一个星期六/08:00AM

 

尤长靖是被“嘭”的一声巨响吵醒的。他迷迷糊糊吓得从床上坐起来,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怎么了?”下铺陆定昊也被吵醒了,此时正摸索着下床费力地寻找拖鞋。

 

尤长靖一边下床一边帮陆定昊把拖鞋踢到脚边,说:“走,看看去。”

 

当尤长靖和陆定昊结伴来到厨房,就看到了神色略显慌张的林彦俊。看到他俩走进厨房对方急急忙忙地把什么丢进垃圾桶。

 

尤长靖奇怪地问:“你在做什么?”

 

“面包。”林彦俊回答,语气中透着一点不确定。

 

其实林彦俊为了之前立下的flag一大早就起床了。他不觉得做面包能有多难,只要材料都有,网上查一下做法,能有什么问题?

 

自信心十足的林彦俊一下子就看中了最近很火的网红脏脏包:“就是它了!”

 

事不宜迟,林彦俊照着百度来的食谱准备了食材:面团,牛奶,黄油,糖,酵母,巧克力,低粉,高粉,可可粉......

 

才看到这林彦俊已经一脸懵了:什么“高低粉”?什么“可可粉”?但制霸才不会这么轻易认输。想着他就三下五除二开始下手揉面团。

 

“8成筋度?保持面团弹性?”林彦俊读着手机上的步骤,明明是中文他为什么看不懂?林彦俊用手指戳戳面团,又戳戳自己的脸颊,感觉弹性差不多,心想: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样应该就可以吧。

 

耗时40分钟林彦俊终于把主面团搞定放进冰箱冷藏,又开始和黄油片作斗争:为什么一直做不成菜谱里方方正正的样子?算了,反正样子再丑吃起来应该都一样的。

 

做完这一切林彦俊看了下时间,竟然已经7点半了。他害怕别人起床,赶紧紧赶慢赶地用主面团把黄油片和巧克力包起来,也顾不上食谱上的包裹方法,就急急忙忙地把“脏脏包”送进烤箱。

 

然而林彦俊又遇到了另一个难题:食谱上写着30度发酵两个小时,可是他哪里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于是,林彦俊决定60度发酵30分钟,他觉得这样效果应该差不多。

 

坐在沙发上等待面包烤好的时候林彦俊自我感觉良好,甚至觉得自己在面包师界已经初露头角小有成就。直到他听在烤箱里传出“嘭”的一声巨响,才发觉不妙。

 

等他冲到烤箱跟前把“脏脏包”抢救出来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不仅脏脏包“开膛破肚”,烤箱里也是一片狼藉。

 

而尤长靖和陆定昊就是在这个尴尬的节骨眼上走进厨房的。

 

“咦?这是什么?”尤长靖已经走到了烤盘跟前,用手指戳了戳“脏脏包”的残骸,犹豫地问,“脏......脏脏包吗?”

 

“我看真的是‘脏脏’包吧......”陆定昊顶着600度的近视也能看出来烤盘中面包的惨样,摇了摇头就回房间继续补觉了。

 

林彦俊听了两人的话,沉默不语,只是默默地想把剩下的“脏脏包”也丢进垃圾桶。

 

“等一下啊。”他手上的动作却被尤长靖拦住了,“虽然样子丑了点但是不代表它不好吃啊。”尤长靖说着就毫不嫌弃地拿起了一块尝了尝。

 

林彦俊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脸上的表情。

 

“呃......”尤长靖神情有点复杂,说:“其实也还好啦......”

 

林彦俊半信半疑,自己也拿了一块尝了尝,味道真的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吃完林彦俊就果断地把剩下的面包都丢进了垃圾桶。

 

“你第一次做嘛,下一次肯定就会好吃的!”尤长靖安慰着林彦俊,“再说你做饭很好吃啊。甜点这部分就交给董又霖呗,人家是专业的。”

 

听着尤长靖不太像安慰的安慰,林彦俊的心情更加复杂了,只能默不作声地收拾厨房。

 

 

2

 

“信号小屋”/星期六/10:00AM

 

尤长靖坐在董又霖的玛莎拉蒂里忍不住惊叹:“这真的是你的车啊?”

 

“我家条件还可以啦。”董又霖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

 

尤长靖胆战心惊地心想:他口中“还可以”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在上海市中心拥有500平别墅的那种“还可以”吗?还是一个月换一辆豪车的那种“还可以”?

 

不过“董又霖家究竟多有钱”的事很快就被尤长靖抛在了脑后,因为他在看到这个人面包房里琳琅满目的甜点后就完全沦陷了。

 

“这些都是你做的吗?”尤长靖左手拿着个草莓布丁右手举着一个巧克力甜甜圈,两眼发光地问。

 

“大部分是我设计的,然后教着店里其他师傅一起做的。”董又霖点了点头回答。

 

看着看着尤长靖看到了摆在收银台旁边的“网红脏脏包”,又想到林彦俊早上的出糗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怎么了吗?”董又霖奇怪地问。

 

“没什么啦,想到一个好笑的人。”尤长靖说着又转到了别的地方。

 

 

3

 

跟面包房的一片和谐不一样,此刻“信号小屋”内却是另一番光景。

 

黑着脸的林彦俊又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书,这次却很难集中,虽然读着眼前纸上的字,却没办法理解其中的意思。

 

毕雯珺已经出门不知道去做什么了,房间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这本该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现在却很想找个人聊聊天。

 

就在这时,林彦俊发现了床头柜上的一张卡片:

 

“圣诞节约会向导:

一楼1号房各位:请准备好圣诞节礼物,在23日以前放在圣诞树下,并与选择了本人礼物的人享受浪漫的圣诞约会吧!”

 

看完卡片的林彦俊若有所思,想想离圣诞节确实只剩两三天了。毕雯珺刚刚急匆匆出去难道也是要去挑选礼物?

 

正当林彦俊为礼物的事情发愁时,二楼房间的两位也发现了一张卡片:

 

“圣诞节约会向导:

二楼2号房的各位:在圣诞树下准备着惊喜礼物!请选择各自想要的礼物,来选择约会对象吧!”

 

“咦?我们有礼物收?好期待!”李希侃兴奋地说。

 

“有什么好期待的?你觉得那三个人能送出什么像样的礼物吗?”陆定昊说完就把卡片丢在了一边,继续看着电脑。

 

“不过都好几天了,你真的没有对谁有点好感?”李希侃一脸八卦地问。

 

“都说了没有了啊。”陆定昊手上打字的动作不停,敷衍地回答。

 

“周末还要工作吗?”李希侃看陆定昊懒得理他,撇了撇嘴。

 

“是真的穷,没办法。”陆定昊也是很无奈。他也不想周末加班啊,可是一想到一个月后还是有可能住桥洞就头大。只好在电台工作的基础上又在网上多接了一份视频剪辑的工作,对于数媒专业的他没什么难度,但就是很费时间。

 

“你不是跟小尤合租吗?他的咖啡店生意不好?”李希侃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陆定昊要这么拼。

 

“生意倒没什么问题,就是咖啡店的位置很好,租金很高。他每个月入能敷出就不错了。”陆定昊翻了个白眼继续说,“但是小尤真的很喜欢那家店,如果不开下去他会伤心的。”

 

李希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也就不再打扰陆定昊工作。

 

可是李希侃并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他百无聊赖地在床上刷了半个小时手机,就觉得坐不住了,干脆决定下楼看看还有没有谁在家。

 

敲开一楼的房门,开门的是林彦俊。李希侃还不死心地把头伸进去往里面张望。

 

“别看了,就我一个人。”林彦俊说。

 

“好无聊哦。你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出去铲雪?”虽然和林彦俊不太熟,李希侃还是发出了邀请。

 

 

4

 

“信号小屋”/星期六/02:00PM

 

毕雯珺拎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回到“信号小屋”时先听到的是一片打闹声,好像是露台上传来的。

 

他奇怪地往露台方向张望,首先看到的是林彦俊拎着李希侃的后脖领把雪往他衣服里塞的情景。

 

“你犯规!”李希侃大叫着挣脱开,反手一个雪球扔在林彦俊脸上。他也不知道最初的“铲雪”是什么时候演变成这样的。

 

毕雯珺把手里的礼物往圣诞树底下一丢,拉开露台的门加入了战斗。

 

“老毕!砸他砸他!”李希侃见来的人是毕雯珺,马上开心地手舞足蹈,指挥着毕雯珺攻击林彦俊。

 

“现在是怎样?二对一吼?”林彦俊虽然嘴上不满,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揉雪球扔雪球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这时露台的门又被拉开了,陆定昊站在门口,有点生气地说:“你们都是xxj吗?吵死......”

 

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希侃一个雪球击中,还收获了李希侃的一个鬼脸。

 

“皮一下开心吗?”陆定昊受不了这样的挑衅,干脆把身后的门一关,加入了林彦俊的战队。

 

这场突如其来的雪仗渐渐演变成了xxj的战斗,没有人再去管什么战队,什么规则,不过是怎么开心怎么来罢了,空中飞舞着雪花和笑声,又是信号小屋的一天。

 

一个小时后,尤长靖和董又霖回来的时候其他4个人都瘫倒在露台的躺椅上。

 

“你们干嘛呢?我们带回来食材和啤酒了。要不要开烤肉party?”尤长靖抬了抬手里超市的袋子示意说。

 

“太棒了!”本来筋疲力尽的李希侃一下子跳起来,“小尤你好懂我!”

 

“那个,冰箱里还有一些我昨天买回来的食材,一起做了吧。”毕雯珺这才想起来他想跟李希侃一起做饭的初衷。

 

“那今天的晚饭,大家一起准备好了。”陆定昊也艰难地从躺椅上爬起来,“但是我们可能得先换身衣服。”

 

尤长靖看了看4个人狼狈的样子又看了看一片狼藉的露台,无奈地问:“你们搞什么了啊?”

 

林彦俊脸有点红,感觉自己打雪仗的行为有损在尤长靖心中成熟男人的形象,便丢下一句“我去冲个澡”就飞速下楼了。后面传来毕雯珺的大喊“等一下啊你别一洗一个钟头”。

 

 

5

 

“信号小屋”/星期六/05:00PM

 

烤肉party一切准备就绪,大家在露台上支起桌子就坐。

 

天气还是有些冷,李希侃哆哆嗦嗦地把手缩在袖子里,一边毕雯珺自觉地帮他把烤好的牛肉夹到盘子里。

 

“五花肉!五花肉也来一点。嗯嗯!生菜拿来包一下,然后别忘了蘸烤肉酱。多了多了!”李希侃不知满足地指挥着毕雯珺。

 

“你们两个给我差不多一点。”陆定昊看得辣眼睛:这才几天时间,这两个人就闹得跟新婚夫妇似的。

 

“你想伺候我就直说呗。”李希侃不要脸地对陆定昊说。

 

“你吃慢一点,没人跟你抢。”一旁的林彦俊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尤长靖,皱着眉头说。

 

“你不用担心他的。”陆定昊翻了个白眼,“他一个人可以吃3人份的烤肉。”

 

“你闭嘴!我是小鸟胃!”尤长靖嘴里塞满了烤肉,还不忘怼回去。

 

陆定昊刚要还嘴,就被董又霖一个饭团塞到了嘴里。陆定昊瞪了董又霖一眼,乖乖吞下饭团,问:“你干嘛啦?”

 

“你太瘦了,多吃一点。”董又霖说着又给陆定昊包了一个饭团,递到他嘴边。

 

“不用你操心。”陆定昊接过饭团却还在嘴硬。

 

大概一个小时后,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李希侃提议说:“我们围着篝火坐一圈吧。小尤我想听你唱歌。”

 

“好啊。”尤长靖爽快地答应了,跑进屋去拿吉他。

 

“闽南语的歌,可以吗?”尤长靖低头调弦,轻轻哼了几句调子。手指轻轻扫过琴弦像是扫在了林彦俊的心上。

 

“我也会唱。”林彦俊看着尤长靖,两个人相视而笑。从未排练过,和声却默契得像是一起唱过千百遍。

 

那天晚上,月色很美。

 

 

6

 

“信号小屋”/12:00AM

 

入住信号小屋好多天了,林彦俊渐渐对匿名短信的事情看淡了,怎么说他也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

 

他熟练地编辑了短息,那个人的号码甚至已经熟记在心:“你唱歌真的很好听!晚安!”

 

只是今天不同的是,他久违地收到了一条信息:“你做‘脏脏包’的样子很可爱。就算不会做面包,也是很有魅力的人!”

 

收到这一条信息的林彦俊甚至比第一天晚上收到三条信息还要满足,心想:面包师资格证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除了林彦俊以外,1号房的另外两位今天也很开心。

 

毕雯珺拿着手机傻笑,屏幕上的信息是:“你打雪仗的样子贼笨,以后老大我罩着你!”

 

最后是董又霖这边,他也收到了一条信息,语气像是赌气的小孩子:“不要把我当猪喂!”他联想到前几天收到的相似xxj语气的信息,好像猜到了发送信息的人是谁。

 

二楼的三位也各怀心思。

 

尤长靖一如既往地收信发信干脆利落。他倒是直率得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而李希侃比尤长靖多了一点点纠结,他虽然心中有想好的人选,却总是别扭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发送出去的消息也常常别扭得很。

 

但李希侃每次收到的信息都挺让他感动的,今天的信息是:“天气冷,就多穿点。注意不要感冒!早点睡,晚安!”

 

而陆定昊收到的信息总是让他很无语:“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每次都这么明显,陆定昊用脚趾想都知道是谁发的,这样还要匿名的规则做什么?

 

 

7

 

“信号小屋”/星期日/09:00AM

 

董又霖关掉了吵闹着的闹钟,慢腾腾地爬起来。今天是挑选礼物的最后一天,他却仍然毫无想法。但不管怎么说,至少也得出门才行。

 

收拾停当准备出门的时候董又霖在玄关碰到了正好也要出门的陆定昊:

 

“好巧哦。你也要出去?”

 

陆定昊点了点头,说:“去见个朋友。”

 

“我送你吗?”董又霖友好地一边出门一边问。

 

陆定昊刚要拒绝,却看到了董又霖手里的玛莎拉蒂钥匙,又看了看门口车灯亮了两下解锁了的黑色玛莎拉蒂,吞了吞口水,努力装作镇定地问:

 

“这......是你的车?”

 

“嗯。”董又霖说着已经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对着陆定昊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陆定昊心一横,坐了进去,又默默地安慰自己:我只是答应了玛莎拉蒂,没有答应董又霖。

 

“你......”车开出了一段后董又霖犹豫着问,“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陆定昊歪头看了看董又霖,开玩笑地说:“你这车就不错。”

 

“呃......”董又霖有点为难,“这辆买了好几个月了,有点旧了。我去店里看看有没有新款的?”

 

陆定昊被董又霖认真的回答吓了一跳,赶紧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开玩笑呢。”

 

“我也开玩笑呢。”董又霖瞥了陆定昊一眼,随即漫不经心地说。

 

送走了陆定昊,董又霖才来到了市里最大的购物区,准备做长期征战了准备。可令他没想到的是,世界就是这么小,竟然让他碰到了林彦俊。

 

两个人在一家饰品店的两端大眼瞪小眼,气氛有点凝固。

 

“你......也是来挑礼物的?”董又霖先问出了声。

 

“嗯。”林彦俊尴尬地点点头,偷偷把手里的小猪佩奇手表放回了架子上。

 

“一起挑?”董又霖迟疑着问。

 

“嗯。”林彦俊又点了点头,正好他也对选礼物这件事也很头疼,在商场逛了一个小时也没什么进展。

 

这两个人完全没有想到,两个不会挑礼物的人,一起挑礼物,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8

 

“信号小屋”/星期日/09:00PM

 

“喂喂喂你们快来啊!圣诞树下真的放了三份礼物呢!”李希侃咋咋呼呼地跑进房间通知陆定昊和尤长靖。

 

“我们要拆开来选的吧?”抱着三份礼物回房间后尤长靖问。

 

“肯定的啦。”李希侃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拆礼物了,从第一个袋子里掏出来一个浅粉色的东西,展开来说,“咦?这是什么?毛线帽?怎么有两个球?”

 

说完李希侃还把浅粉色的毛线帽戴到了自己的头上,引来了另外两人的嘲笑:

 

“这是什么呀?也太可爱了吧。”

 

“真的不是送给女孩子的吗?”

 

“等一下,”李希侃把帽子拿下来仔细瞧了瞧后说,“这......是Gucci的。”

 

三个人面面相觑,对于这个礼物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尤长靖已经拿出了第二份礼物:“哇!是游戏手柄欸!”

 

看到高级手柄三个人眼睛都亮了,可是还没等他们高兴,尤长靖就喊出了声:“怎么是镶钻的啊?”

 

气氛再次冷却了。

 

“不是还有一份礼物吗?”陆定昊强颜欢笑地打开第三份礼物,是一件卫衣,不过又是粉色的。

 

陆定昊举着卫衣看了看另外两个人。

 

“好像又是Gucci的。”李希侃看着袜子上的标志默默地补充。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Gucci还卖这些东西?”尤长靖一脸惊奇。

 

陆定昊和李希侃对视一眼,说:“我们也不知道。”

 

“那,猜拳吧。谁赢了谁先选。”李希侃已经失去了希望。

 

“有必要吗?”陆定昊一脸生无可恋的说,边说边拿走了粉色卫衣,“我就这个吧。”

 

“那我要这个。”尤长靖手快地拿走了毛线帽子。

 

“你们......”李希侃任命地拿起了镶钻游戏手柄,自我安慰地说,“镶了钻也是一样可以用的啊,又不带出门。”

 

夜色渐渐深了,“令人期待”的圣诞节初约会,等待的尽头将要相见的那个人,在终点苦苦等待的那个人,究竟会是期待的那个他吗?

 

信号小屋的入住者们身上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TBC

 

 

 

挑选礼物小插曲:

 

 

百货商场B1层超市:

 

“这个哪里不好?”林彦俊拿着特价洗浴大礼包问董又霖。

“这个哪里好了?”董又霖有点后悔主动提出和林彦俊一起挑礼物了。

“你看吼!这是阿拉斯加深海采出来的纯天然有机海绵!”林彦俊指着包装上的黑体大字对董又霖说。

董又霖扶了下额头,拉着林彦俊说,“你自己买一套就好了。这种奢侈品不适合小尤。”

 

 

百货商场3层Gucci品牌店:

 

“你看这个毛线帽好看吗?”董又霖说着把浅粉色的双球毛线帽戴到了林彦俊的头上。

林彦俊照了照镜子,满意地说:“好看又特别,你的眼光不错欸。快点帮我挑一个。”

董又霖听到林彦俊的夸奖,心情很好,顺手拿起帽子旁边的围巾,仔细地帮林彦俊围上,问:“这个怎么样?简单又有心意。”

林彦俊摸了摸围巾,觉得手感不是很好,摇了摇头。

远处观察了他俩很久的两个女店员正偷偷地讨论:

“你看那两个帅哥是一对吧?”

“应该是吧,好甜啊天哪!锁了锁了!”

 

 

 

 

关于脏脏包的做法请不要当真。Gucci什么的也是我瞎编的。反正我真的想不出什么直男礼物了。各位都猜到哪个礼物是谁送的了吧?

然后bhys我最后做了一回魔鬼,请不要打我。

下一篇就是圣诞约会啦,大家可以期待一下,但是也不要太期待。

 

还有求求你们不要让这篇连载就这样越来越糊好吗。大概是我真的不适合写连载吧。

 

最后吐槽身边的朋友网恋都能奔现我还在这里快乐追星,大概这辈子就这样了吧。

 


评论(45)
热度(348)

下辈子一定能男团出道。